以太坊Layer2会是下一个失败的比特币闪电网络吗?

吴说作者 | miaohash本期编辑 | Colin WuLayer2不会像闪电网络一样失败,但远不如ETH2.0,另外对矿工来说也是个坏消息以太坊终于在4月2日晚间突破新高,但另一面则是近期交易所公链出尽风头,其高APY吸引来众多矿工,而作为“铲子”的BNB也在4月2日拉出新高,BNB的总市值更是一度冲破500亿美元,仅次于ETH。尽管牛市中币价很容易普涨,但当流量被虹吸时,ETH/BTC汇率也不可避免地再度走弱。此外,波卡等跨链生态也在愈加强大,以太坊这一次真的会走向式微么?ETH 1.0的Gas费一直高高在上,但短期内却无法寄希望于2.0。在这种情况下,V神力捧的Layer 2方案成为了以太坊拥堵生态下的救命稻草。但也有不同的声音出现,比如ViaBTC CEO杨海坡认为:以太坊Layer 1和Layer 2的故事已经在比特币主链和闪电网络上发生过了,而后者最终走向失败,同样的故事还会发生在以太坊上,我们不需要Layer 2,而是需要强大的Layer 1。尽管他的观点带有个人色彩,因为杨一直是BCH大区块的支持者,但我们也不得不思考这样一种可能性,以太坊Layer 2是否真的会重蹈闪电网络覆辙?同以太坊现在面临的问题一样,比特币也存在网络拥堵的困扰,而闪电网络正是比特币的Layer 2扩容方案,其原理类似于在交易双方间开启多个微支付通道,互相连结并形成网络。尽管闪电网络上线已有3年,但数据表明它仍在早期发展阶段。截至2021年2月28日,闪电网络节点数为9284个,通道数量为35437个,BTC承载量为1100枚,近年来各项数据均处在缓慢增加的状态。制约闪电网络发展的因素主要有两点:1.建立和关闭通道更适用于高频交易场景,否则手续费并不比在主链上发起单次交易便宜;2.由于通道质押金额不同形成的路由瓶颈,可能会导致转账失败。此外,影响闪电网络发展的因素,除了技术缺陷,还与比特币更为强调其支付属性和价值存储属性有关。与之不同的是,以太坊的形态更类似一台“超级计算机”,上面承载了众多DApp,其使用场景更加高频,且生态规模远超其它任何公链,在实用性的驱使下,以太坊的主流Layer 2方案必然会拥有足够多的用户,因此也很难重蹈闪电网络覆辙。现在,Layer 2赛道的形势已经初步明朗,ZK Rollup和Optimistic Rollup是当前呼声比较高的解决方案,前者采用了零知识证明,安全性更高,后者支持通用的智能合约,对开发者更友好,而在币乎举办的最新一期AMA中,V神表示,“ZK Rollup有更长期的未来”。目前比较有代表性的ZK Rollup主要由Matter Labs、路印以及iden3(Hermez Network)主导。如果Layer 2能够迅速崛起,并且头部DeFi项目能够顺利迁移,那么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缓解以太坊上因高Gas费而不断外溢的用户需求,比较典型的例子是是TRC-20 USDT:尽管波场主链中心化与否的争议颇大,但Tether披露的数据显示,目前已有价值150亿美元的TRC-20 USDT在波场上授权发行,占到了USDT总发行量的42%,而以太坊上的USDT占比为56%,二者差距并不大,这就是由于USDT的高频转账场景,使得用户需求外溢,倾向于使用费用更低廉的公链所致。回到持币者关心的问题,如果Layer 2项目纷纷发币,用户可能会同时用到二层方案的代币+ETH,很多人担心,Layer 1使用频次的降低和Gas费的减少,可能会大幅降低ETH价值。对此,V神的看法是如果Layer 2上项目产生规模效应,网络使用频次的增加,足以抵消Layer 1上减少的Gas费,而不会对ETH的手续费价值造成影响,甚至会有助益。然而,无论如何强调Layer 2的优点,其本质仍属于一种权衡,是以太坊网络对内部扶持“势力”的让渡,Layer 2项目也会承接一部分原本只属于Layer 1的经济利益和流量,经济机制衔接好了是“双赢”,若衔接失败可以看作是“内生性分叉”。如果Layer 1天然具备ETH 2.0中描述的种种优点,原本可以不必陷入这种纠结,并且ETH的价值也能够更好地被捕获。此外,以太坊矿工还要面临这样一个问题:在明星项目向Layer 2迁移,同时用户规模扩大又有限的这段时间里,会出现手续费收入阶段性下降的现象,叠加前段时间争议颇大的EIP-1559,PoW矿工的潜在收益可能会大幅减少。

原创文章,作者:惊蛰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lm.net/wang/116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398458806@qq.com

微信:z1398458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