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i 治理:看似民主的投票制度,却包含了痼疾的种子

来源:insights.deribit.com原文标题:《DeFi 的治理问题》作者:Zaheer EbtikarDeFi 治理:看似民主的投票制度,却包含了痼疾的种子又到了每年的这个时候——校园里讨厌的孩子把他们的脸满校园地贴,让你给他们投票。你看了校园传单上这些精选名单,并好奇为什么会有人会去竞选这些学生会职位 (其实我知道,因为我曾经是校园里的那个孩子)。这场游戏并不利于任何形式的治理。1、除了少数几个人,没有谁真的在乎做了什么决定2、真正的权力掌握在少数人手上——教师和行政人员与高中的学生会一样,DeFi 治理大多被当作一种骗局,告诉参与者这个过程是民主的 (引用 Tina He 的话)。在现实中,很多决策通常是顶层的人做的,而代价则是由终端用户来承受。一个迫使贵族成为“天使”的系统,通常不具有去中心化治理的长期可行性。免责声明:我将使用现实加密货币治理的例子,不管对它们是批评还是表扬,我对治理过程的看法并不影响我对一个项目或协议其他方面的展望。这只是为了对历史上的例子以及如何解决 DeFi 治理中出现的问题提供一个有用的指引。盯着外面的竞选演说,你会发现大多数人真的不关心校园发生的事。大量的市政厅为不同的事由举办活动,只是你并不真正关心或没空参与。从它最简单的形式就能看出,加密货币遭遇了与世界其他地方相同的问题,主要来自小政府 (像学生会)。绝大多数人就是不关心,数据证实了这一点:DeFi 治理:看似民主的投票制度,却包含了痼疾的种子来源:论坛页面,duneanalytics.com目前协议治理最突出的问题是对终端投票者的好处,他们为什么要花时间投票?一般来说,大多数人都有一些参与治理的动机,无论是出于经济上的还是道德准则上的。同样地,想要实现更好治理结果的协议应该开始思考应如何有效地激励良好治理。简单的解决方案包括拿出代币金库的一小部分来激励协议中贡献大的成员,让他们对重要事务投票,并参与寻找理解新提议的有效方法。协议决议的主要问题之一来自大量提议的糟糕执行。大家都参与到治理的好处是他们可能都对核心协议的功能提出修改意见。而这里产生的问题是这里有无穷无尽的治理提案,且无意义的和有趣的都混杂在一起。最终,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提案太多,关心不过来。相反,可能的好处是让受激励的成员达到新提案所需的法定人数,然后对决议清单进行筛选。最后是 gas 成本和小型用户的问题。一般来说,代币创始人和 DAO 应该尽可能地把成为最小参与者的进入门槛降到最低。在基础层面上,创始人可以通过使用部分代币金库来补贴低于一定门槛的代表的 gas 费,以激励良好的治理。DeFi 治理:看似民主的投票制度,却包含了痼疾的种子寡头与贵族形式的治理似乎是原始政府最常见的自然形式之一。在任何社会中,平民应该有自己的声音,脱离于精英和知识人 ,这个想法 (对有钱人) 在任何社会都非常有吸引力,但鲜有对大多数人产生更好结果的例子。DeFi 也不例外,如 Ric Burton 在这篇文章里提到的一样。像任何新领域一样,大部分早期的 DeFi 项目是由风险投资人引导的,他们希望支持一种新形式的金融技术。但伴随着 DeFi 的成长与发展,也出现了一些与真正的去中心化协议有关的结构问题,主要是由于他们无法形成最终区别于卡特尔般运作的连贯治理模式。在 DeFi 中,治理通常以投票方式进行,提案必须达到一定的票数门槛才能通过。这些票数通常根据代币所有权分配。一个实体拥有越多代币,它拥有的票数就越多,因此影响力也更大。理论上,这似乎是标准的民主制度。但这个简单机制包含了 DeFi 治理痼疾的种子。代币与发展走向如下:DeFi 治理:看似民主的投票制度,却包含了痼疾的种子现在这个发展走向并不适用于所有代币 (如”公平”发行、空投等),但一般情况下,代币都会流向拥有最多资源的人手上。问题是,这个过程通常会让最小型用户没有生存空间,即使他们觉得协议或项目非常有用。这个问题的一个简单解决方法是像 Compound 那样的机制,把投票委托给治理政治家。这里的想法是,社区可以把他们的票委托给某些政治家,履行他们的治理职责,而小型用户也可以把票集中起来。但现在的问题是,Compound 的治理还是非常严重地由顶层投票阶层主导的,5 个最大持币者中有 4 个是风险投资者。DeFi 治理:看似民主的投票制度,却包含了痼疾的种子问题在于,该措施仍然不能有效让小型协议用户团结起来支持少数用户,结果还是少数用户拥有大量投票权。有趣的是,在一些治理结构中,代币的大份额持有者仍然不参与治理论坛,使得大量选票变得无用,或容易在有争议的提案中被其他用户左右。总的来说,这个过程会使大多数用户被疏远了,牺牲了那些想参与的用户。协议应该寻求的是“贡献证明 (Proof of Devotion)”,而不是把重点放在最大的代币持有者身上,但不同于把它作为一个共识机制,“贡献证明”应该应用到治理权重上。理论上,治理的结构应该是既关注最大的代币持有者和社区参与度最高的主要用户。这方面的一个简单机制可能是,治理可以从单纯的代币分配中分离出来,发行像多重股权这样的东西,其中所有权和投票权不是对称分配的。在这个过程中。既可以稀释不活跃的大持币者的投票权,又可以在新提案里提高小投票集团的最低投票权重。另外,协议可以让它们的最长期持币者/质押者获得或多或少的投票代币/计分,以激励长期参与者更认真地对待治理问题。DeFi 在很大程度上仍出于起步阶段,是我们的生态系统中一个刚刚起步的部分,它不断满足大部分的需求和使用。在这个过程中,像治理和人们的参与等挑战是可以预期的,还因被认为是重要发展的标志而受到欢迎。如果这个领域采取充分措施,创立一个针对提案与变更的精简程序,降低小参与者的进入门槛,并激励更广泛的生态参与到协议治理中,那么我们很可能会看到一个完全革新的、去中心化的自主决策系统。

原创文章,作者:惊蛰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lm.net/wang/859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000000@qq.com

微信: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