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纽约时报》作者也换上了企鹅NFT头像…

原文标题:《I Joined a Penguin NFT Club Because Apparently That’s What We Do Now》原文作者:Kevin Roose原文编译:0x13、0x29这几天的 NFT 头像市场中,Pudgy Penguins 是绝对龙头,二级市场交易量突飞猛进,推特上企鹅头像越来越多,价格水涨船高。甚至还有另一个 Party Penguins 加入了「企鹅大战」,要与 Pudgy Penguins 争夺企鹅领地。NFT 头像的发展应该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曾经将自己的专栏做成 NFT 并拍卖出 350 枚 ETH 的《纽约时报》作者 Kevin Roose 也被吸引进了企鹅社区,拿到了两枚小胖企鹅的 NFT 头像。也许和许多人一样,在没有 NFT 头像前,他不能理解为什么 NFT 头像的价值。但当拥有小企鹅的头像后,这枚头像,在推着他走进社区,感受社区的力量。他在《纽约时报》上记录了自己对 NFT 头像的理解,律动 BlockBeats 带大家体验一下他的感受。以下为翻译内容:本周早些时候,我被企鹅「袭击」了。当然不是真的企鹅,是一个叫 Pudgy Penguins 的项目,推特上有一群以这种卡通企鹅做头像的账号,诸如「欢迎来到企鹅俱乐部」、「享受聚会」这样的词眼扑面而来。戴墨镜的企鹅、戴阔边帽的企鹅、戴领结的企鹅、戴莫霍克的企鹅遍地,几十只企鹅扩大到了几百只。很快,我身边都是这种球状喙嘴生物,所有人都在祝贺我。我做了什么能配得上他们的热烈欢迎?嗯,几分钟前,我获得了一只 Pudgy Penguins 企鹅,意味着我拥有了互联网上最神奇的新身份。几个月来,加密货币痴迷者一直在谈论「社区 NFT」,这是一种数字收藏品,结合了加密货币的快速致富吸引力和乡村俱乐部会员资格的排他性。如果你对 NFT 有所了解,你可能知道它们是独一无二的数字代币,托管在以太坊区块链上,对应的是数字资产,例如 NBA 的精彩视频,或一段数字艺术。那些高价值 NFT 吸引买家的逻辑,和文艺复兴时期的画一样,比如我今年用 NFT的形式以超过 500,000 美元的价格出售的专栏,因为,全球只有一枚。相比之下,社区 NFT 是团体项目。它们以一组独特但主题相关的图像发布,可以单独购买和出售。拥有社区 NFT 通常会让使你拥有某些权力,比如共享 Discord 服务器的会员资格,或访问私人 Telegram 频道。(不过,最好的地方就是把你的社交媒体个人资料照片改成你的 NFT,让别人知道,你是社区一员。)我决定加入 Pudgy Penguins 社区,因为……好吧,现在是八月,我很无聊。但我也想探索一下。多年来,技术专家们一直在预测「元宇宙」的兴起,这是一个包罗万象的数字世界,最终将拥有自己的身份、社区和治理形式。Facebook CEO 马克·扎克伯格最近表示,Facebook 将转向成为一家「元宇宙公司」。Fortnite 的开发商 Epic Games 也在元宇宙上押下重注,筹集了 10 亿美元来打造自己的数字现实版本。元宇宙爱好者相信,人们的数字身份最终会变得和我们在现实生活中的自我一样有意义,我们也会相应地产生消费。他们预测,在元宇宙中,我们不会将艺术品放在我们家的墙上,而是将 NFT 放在我们的虚拟 Zoom 背景中。我们不会购买新衣服,而是为我们的 VR 虚拟形象挥霍皮肤。Pudgy Penguins 和类似的 NFT 项目在押注这个数字化的未来。「我向我的家人和朋友描述 NFT 时会说,就像人们购买 Supreme 的衣服,或者买劳力士,」Pudgy Penguins 的创始人之一,23 岁的 Clayton Patterson 在接受采访时告诉我。「有很多方法可以告诉人们你很富有,但实际上很多东西可以伪造的。有了 NFT,你就无法伪造它。」Mr. Patterson 的网名是「mrtubby」,他是中佛罗里达大学的一名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学生。今年夏天,在看到其他社区 NFT 兴起后,他和三个同学一起创办了 Pudgy Penguins。他们选择企鹅作为他们的主题,因为企鹅接受度高,他们决定使用一种算法生成 8,888 只具有不同服装、面部表情和配饰组合的独特企鹅。「小胖企鹅有巨大的 MeMe 潜力,我们决定顺其自然。」帕特森先生说。第一个凝聚了一个社区的 NFT 项目是 CryptoPunks,这个项目由 1 万个像素头像组成,诞生于 2017 年。它们在之后演变成了一种奢侈的身份象征,单个 NFT 的售价有的高达数百万美元,并为其他 NFT 社区的发展铺平了道路。在之后诞生的还有 Bored Ape Yacht Club,这个项目由 1 万个猿猴头像组成,现在每只售价高达 4.5 万美元。Mr. Patterson 和他的联合创始人希望 Pudgy Penguins 最终能加入到 NFT 的万神殿中。据 NFT 销售数据分析网站 NFT Stats 的数据显示,Pudgy Penguins 发售时在 20 分钟内就全部售罄,总成交额超过 2500 万美元。在本周早些时候,Pudgy Penguins 就已经买到了几千美元一只,而那些具有不同背景颜色或金牌的罕见特征的 Pudgy Penguins 可以卖出更高的价格。成交价最高的是第 6873 号 Pudgy Penguin,高达 46.9 万美元。我在星期二给 Mr. Patterson 发了信息,问他有没有什么方法能让我既能得到自己的 Pudgy Penguin 又不至于倾家荡产。(很遗憾,《纽约时报》并不会为我报销购买一张企鹅图片的费用。)「等一等,我来帮你。」他回复道。几分钟后,第 3166 和 5763 号 Pudgy Penguins 出现在了我的加密钱包中。一只企鹅戴着草帽和太阳镜,另一只企鹅戴着印有冰屋图案的棒球帽,并穿着一件夹克。帕特森先生说它们是一份礼物,以表达对我愿意深入社区了解情况的感激。(不过由于我实在不好意思接受这两件礼物,在本专栏发表后,我将把我的小企鹅送回给 Mr. Patterson)。然后我加入了 Pudgy Penguin Discord 频道,在那里我受到了一群企鹅的欢迎,他们看到我都很兴奋,尤其是他们认为得到《纽约时报》的关注会提高他们自己的企鹅的价值。(在我收到这两个 jpeg 文件后,我收到了高达数千美元的报价。)Pudgy Penguins 的创作团队在每次有企鹅成交时都会拿到版税收入,但其他所有者只有在以高于他们支付的价格转售企鹅时才能获利。和其他加密社区一样,Pudgy Penguin 的主人们已经形成了他们自己的语言和习俗。企鹅被叫做「pengus」,主人被叫做「huddlers」,「Tufts」是指稀有的、更贵的、不戴帽子的企鹅,而「Floor」是指那些更便宜、常见的品种。几位 Pudgy Penguin 的主人告诉我,虽然他们希望在企鹅价格不断上涨的情况下实现盈利,但他们大多认为这更像是一个社交的机会。Pudgy Penguins 的持有人数超过了 4000 人,其其 Discord 频道(你没有企鹅也可以加入)是一个活跃的社区,人们会讨论关于企鹅的迷因文化、为每一笔新的成交而欢呼,并会一起想办法让更多加密世界的名人加入这个俱乐部。(周二,Reddit 的创始人之一 Alexis Ohanian 在 Twitter 上展示了他新购买的 Pudgy Penguin,这让这个社区得到了更广泛的关注。)来自皇后区的 Pudgy Penguins 持有者、29 岁的 Christopher Aumuller 说:「社区里的人都很好,」他说,「每个人都活力四射地聊着企鹅。」加密货币企业家和投资者 Tiffany Zhong 说,Pudgy Penguin 的部分吸引力在于其他流行的 NFT 已经变得过于昂贵。「普通消费者已经买不起那些项目了。」她说,「因此,每一个来到 NFT 领域的人都在企图寻找着下一个可以爆发的项目。」对圈外人来说,Pudgy Penguins 看起来毫无意义,的确,从某些角度来看它们确实如此。不过我并不会因此贬低他们,原因与我也并不太在意推特和 Ins 上的大 V 一样。人类是追求地位的动物,总是在寻找不同的方法来提升自己的地位。互联网的第一次迭代倾向于地位的无差别话,或者至少让人们的身份难以被辨别,就像人们常说的:「在互联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但更加创新的技术,比如 NFT,开始尝试让人们的社会地位得到更明显地体现。Not Boring 博客的作者 Packy McCormick 在最近的一篇文章(律动翻译:《为什么 NFT 头像能这么贵?动物头像席卷币圈》)中提到,NFT 社区就像是一个社交网络,因为它们让人们获得社会地位并和其他人联系,此外还具有潜在的盈利机会。Mr. McCormick 写道:「当你把金钱、地位和社区结合起来时,就会凝聚起强大的力量。」的确,如果这股热潮过去,购买 Pudgy Penguins 或其他 NFT 的人最终可能会损失大量资金。但也确实如此,就像 Reddit 网友们推高 GameStop 和 AMC 的价格一样,这些项目的粉丝似乎并不介意这些风险。(事实上,有些时候整个互联网只剩下 NFT 交易员和迷因币投机者还在找着乐子。)虽然我个人不会把我的退休资金投资在 Pudgy Penguins 身上,但我发现最常见的反对理由相当没有说服力。NFT 对环境有害?的确有害。运行以太坊区块链需要大量的算力和能源,而 NFT 交易肯定会加重网络的碳排放。但与整个加密市场相比,它们只占很小的一部分,与每天发生的数十万笔常规比特币和以太坊交易相比,它们对环境的影响只是九牛一毛。它们是有钱人的玩物,把本应花在更合理的地方的钱浪费了吗?当然,但超跑和奢侈品包也同样如此。人们以美国年收入中位数的许多倍购买和出售区块链收藏品,这符合常理吗?也许吧,但至少他们没有伤害任何人。(这么说吧,在我看来,一个年轻的、大部分是男性的沉迷网络的群体在业余时间做的最无害的事情之一就是交易卡通企鹅的图片。)而关于这些形成了社区的 NFT,人们能想到的最坏的情况是,他们在鼓励人们为虚拟收藏品支付过高的费用时,泡沫破裂后会有无数人跌得头破血流。我和加密货币企业家 Zhong 女士说,我仍然对 Pudgy Penguins 的吸引力感到困惑,我依旧认为它除了吸引注意力之外似乎没有什么用途。「其实大家都一知半解。」她说,「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这有趣极了。」

原创文章,作者:惊蛰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lm.net/wang/858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000000@qq.com

微信:000000